流质蛋黄

我来当你的笔/无限期停更/没脱饭
(未经本人许可文不授权)

-尚好-[短]

好久没写现实向了,有朋友突然想看叫我写我就写了,看文不用过度发散。


“又被你妈揍了?”

王源一脸悻悻地瘪着嘴横扑倒在沙发上,揉着被打肿的屁股,听着厨房里锅铲碰撞的哐哐当当。王俊凯正在给他烙蘸葱花的面饼,香气从厨房悠悠地飘向客厅,王源光闻着就忍不住咂吧咂吧嘴。

“你做好了没!我都饿了!”

“被揍了一顿当然饿。”王俊凯端出香喷喷的面饼,勾得王源魂都没了。

“哥,啊。”王源张大嘴等着投食。

“懒不死你!”王俊凯撕了一块大的折起来往王源嘴里塞,“我妈昨天跟我说了个故事叫懒人吃饼,我看说的就是你。”

“你养着我死不了。”津津有味地嚼着口中的葱油饼,王源小油嘴亮晶晶地反着光,没心没肺地絮絮叨叨。王俊凯见不得脏兮兮那样,拿了块面纸往他嘴上肆意抹了两下,“脏死了。”

王源嘴角微翘,扯起处女座的袖子就往嘴边送。

“王源你最近越来越皮了哈!”王俊凯抽出手后压实王源的肩头,一个翻身骑到他身上,扯着他软乎乎的小白脸蛋,那触感颇像方才揉搓的面粉团子绵绵嫩嫩的,还不会越揉越紧实,捏着几下便也上了瘾。

“小凯痛痛痛痛!”王源胡乱地挥舞着手,时不时打在王俊凯的手背上,力道好似张轻薄的白纸,一点点落在肌肤上,与疼痛无关。

打闹得欢时,最怕的便是电话铃声扫了兴致,王俊凯接通后应答了几声,

“我不回去!”

“你乖点!”王俊凯佯装生气,“再闹训练回家不给你买吃的了!”望着对面那小孩一副憋屈的模样,王俊凯便像个小大人似的摇摇头,上前揉揉王源头顶那撮不安分的小杂毛,“小垃圾,你好好听妈妈的话。”

王俊凯陪着王源下楼,在夕阳西下的余韵里慢悠着步履,再目视他上另一栋楼。每一层楼都有一个方方的窗口,每个方方的窗口都会等到一个小小的头,小小的头冲着愈来愈远的楼底挥舞着小手,小手终究不会出现在下一层楼。

王俊凯心中藏有个秘密,其实他每次都有默默数着楼层,直到最后一个窗口,直到等不到下一个窗口,他才转身,任斑驳的树影装扮在本就刻满纹路的沥青,披覆在他微微凌乱的发梢,点缀在他朴素的外套,搁浅在他年少的岁月,循环往复。

13岁的他姑且把它归咎于习惯。

 

命运这种事玄乎的很,比如10年的时候被莫名其妙地选进公司,比如12年被指定和新加入的王源搭档,比如14年出人意料的一炮而红。

“你们看王源这耳朵像不像大耳朵图图!”那时王俊凯和王源刚熟络不久,打闹地也就愈发厉害,某次在公司,自己不知从哪翻出了把尺子,压住王源的肩膀不准他动。“让我量量你这耳朵有多大。”

王源手不安分,在空中胡乱地抓着王俊凯的手让他别闹,咧开的嘴却又笑得傻兮兮。那时的王俊凯还年少气盛得很,顽皮不服输的心理占了上风,立马张开了手指迎了上去,缠绕的手指交握成片刻竟成了十指相扣的模样。

“不准你乱动!”

王源闪着光亮的黑眸骨碌碌地在眼眶里打转,手心的纹络彼此磨搓着,被感应着,仿佛擦出了些许火花。王源视线胶着在相缠的手上,耳朵偷偷染上了红,赶紧低了头不再反抗,任由王俊凯幸灾乐祸地玩闹。

“小凯你不准欺负源源!”公司的哥哥姐姐前来制止,“耳朵大可是福气的象征。”

 

‘福气吗?’王俊凯心底默念着,不置可否,默默不语地看向窗外的星光琉璃,倾泻在河畔上耀着熠熠生辉的晶亮。不禁回想起这些年,自己偶尔翻着手机,会看到微博评论写着:如果没有王源,这个世界欠王俊凯太多。

听到背后有声音传来,王俊凯回神转身,蹲在睡得迷迷糊糊的王源身侧。刚才王源尝试喝了点小酒,没两下脸上便浮起红晕,嘴里也开始嘟嘟囔囔地念叨些听不太清晰的话,王俊凯不想他发奶疯又被丧心病狂的观海都拍下来,赶忙把人扛回房间。此时那人倒像是睡醒了,倏然一蹭两蹭地蹭到床头,糯糯地朝他喊了声,“小凯。”

“干吗?”

他看着王源眯瞪着双眼倚靠在床头,嘴角挂着甜甜的笑,缓缓打开双臂,。

“抱。”

就是这一瞬间,王俊凯突然很想回那人句你错了,

 

没有王源,

他连想都不敢想。

 

这大半年,一切都如同踏上了云霄飞车,旁观的景物匆匆,不同的人流连在身边仅是闪烁一瞬,便骤然熄灭了光束。不知何时一举一动都成了束缚,被千万人注视,被千万人审度,被千万人指摘。

“你知道公司这几天花了多大心思吗?”

王俊凯隔着玻璃门听到里面一吼,悄悄背过身。这几天,这句话,连他都听烦了。他忍不住望向玻璃门里那个微微躬着背小小的侧影,王源发梢搭在额前,紧抿着嘴,一言不发地承受着责备。

王俊凯守在门外,等到王源从房里出来,王源仅是瞥了他一眼,咬了咬唇,径直向前走。王俊凯鲜少像此时这般注视着王源的背影,作为队长的他总是习以为常地走在最前面,他蓦然发觉这个睡觉被吵醒会抓着自己的手绵绵责备的男孩,这个到车上累了倦了会枕在自己大腿上的男孩,这个不想乖乖吃饭会捂着肚子想逃跑的男孩,这个嚷着要长高却说出希望自己比他高一点点的男孩,这个因为自己中考话说到嘴边会哽咽到讲不出下一句的男孩,已经用他逐渐宽厚的肩膀,独自承担了太多这个世界的复杂。

 

 “王俊凯你这是干吗?”王源回屋刷出王俊凯给他的微信哭笑不得,上面写着:王源叔叔,我是你五岁的小粉丝啊,还配了张王俊凯软萌甜的自拍。

“这样你心情好点了吗?”王俊凯回头看向他,认真地问道。

王源愣了一瞬,努力挤了个笑容,眼眸却在霎那间暗了下来,低着头不说话。

“你又怎么了?”

王源摇摇头。

“你别低着头啊。”

王源还是垂丧着脑袋,

王俊凯轻轻扶起他的额头,直直地盯着他


“小傻瓜,我不准你低头,

 要不你就看不见我了。”

 

王源眼眶猛然红了一圈,逞强扛下的这些时日于他而言已经够沉重了。

“你不想问我些什么吗?”

 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

王俊凯没有迟疑。

“我相信我看到的你,那些都不是假的,就够了。”

王源眼眸骤然湿润了,憋红了脸强忍着不让眼泪滑落,朝王俊凯笑出最好看的弧度。

“小凯,谢谢你。”

 

他想起那次是王源的生日会,缀满白色绒毛的男孩站在追光的中央,眼睛闪着最明媚的光亮,向台下深深鞠了个躬。

 

“我以前从没仔细听过他说谢谢。”

 

“他认真说谢谢的声音,真的很好听。”

 

-----------

“你们大过年刚表演完就回酒店煮饺子啊。”一群工作人员围了上来,王俊凯摆摆手

“你们别急啊,这饺子还没熟好吗?”

“王俊凯你还会做饭啊!”人群中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声音。

“他做饭很好吃的!”王俊凯听到身边那人替他打抱不平,低头的瞬间隐隐露出虎牙。

“王源你吃过啊?”

王源感应到王俊凯的视线,转过头,两人相视一笑

 

“吃过啊,

 

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吃过。”

 

仿佛又回到还懵懂单纯的那年,所有的青春都纷纷消弭在落入晚霞的余晖,红的紫的黄的色彩斑斓着映在两位少年好看的侧脸上。

 

一辈子太长,

只要你还在身边就好。


评论(49)
热度(1361)

© 流质蛋黄 | Powered by LOFTER